スポンサーサイト    --/--/--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沉睡的青春有感    09/05/2007

這是一部好片(看不能說的秘密沒哭的我看沉睡還是哭了)

好吧是雜感 好像有雷又似乎沒有。




或許遺忘永未必顯得殘缺,然而等待總是長遠卻不留痕跡



____沉睡的青春。



01.

不用刻意推敲,就是一個敘事的故事,掺些油畫般的處理,
淡淡的像雲隙散開,卻又矛盾地深刻如薄光照射。

「我知道你午餐只喝一大杯牛奶,每天七點半翻牆進學校,午睡的時候在大樹下看小說,兩點半一到就會打瞌睡,三點又會自動醒來,放學後你會先餵完小呆(是嗎),然後等五點三十九分那班火車開走之後才回家。」(矮唷記錯就算了我記憶有很大的問題)

就這麼鼻酸了,如果有個人能承載另一個人的青青子衿,我想我該下一個庸俗的結論。

被記得是一件重要的事。

所以徐青青說「我不記得任何同學。」似乎是與世隔絕,即便那也很可能是一種自我保護。毋需記得,也不必被記得。因為所有的回憶都有染上瘴癘的可能性,所有珍愛的人也都有踏開腳步的一天。直到陳柏宇給了她名字的意義,知道人海中畢竟有一個人(或許是兩個)會為自己定睛。

「有人要買徐青青嗎?」

「你為什麼要回頭?我剛剛叫徐青青,你為什麼要回頭?」

蔡子涵的青春,是這麼樣同徐青青的口琴一起被埋在水下。


02.

大概明白為何鐘錶成為電影中最顯眼的配角了。

有人後悔已逝的時間。有人陷在過去無法自拔。

陳柏宇被時間鎖著。他被鎖在十年前蔡子涵跳下瀑布的時間,在每一個顛倒的未來或醒或睡,或整齊或凌亂。
徐青青也被時間鎖著。她被鎖在母親離開的時間,為每一個步伐遲疑。她走好長好長的路去找原因,卻在搭火車去找陳柏宇的那個夜晚哭了。

我很好奇,背上行囊的徐青青望著窗外的幾秒間腦中浮現了什麼。她究竟是為什麼哭,是捨不得父親,還是瞭解自己從此離開了「等待」與「停止」。

於是浸水的手錶與火車就這麼搭上邊。
於是又有人搭上了車便再也不回頭。
於是十年前那場悲劇會再次複重。

於是青春,有時沉睡著也未必貧瘠。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Secret

TrackBack URL
→http://fourtops.blog38.fc2.com/tb.php/229-4db51567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